您的位置 首页 传统艺术

传承至上,手艺为荣,制瓷是许多人一生的职业︱日本国の陶艺生态

手艺人以拥有手艺的工作为荣,但又不愿意夸耀自己,制作正宗的作品才是他们引以为豪的。

——柳宗悦(1889-1961,日本“民艺之父”)

以手艺为荣,不急不躁,不断精进。这是绝大多数日本匠人最真实的写照,若按照人口和国土面积比例,日本应该是世界上工匠最多的国家,而陶瓷职人又是其中最重要的组成。

群马县藤冈市的一处柴窑

陶艺作为一种古老的手工艺,被列入日本25种传统工艺之一(也有说30种)。在日本语里,“陶芸”指制作陶器和瓷器的工艺,其历史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著名的“绳文”(相当于中国的拍打印纹)土器。

而Tojiki则可以理解为陶艺作品或产品,也被称为陶磁器和烧物,全日本有31种陶瓷器被指定为民族传统工艺品。从最早的土器到技术含量很高的瓷器、釉器,陶瓷器备受追捧,与国民生活息息相关。

235种日本传统工艺品中,陶艺占31席

不二之绘黑乐茶碗,9代吉左卫门

志野茶碗 江户初期

传承传统工艺上,日本人是认真且严谨的。1993年,京都传统工艺大学校作为“日本第一所传授传统工艺技术的学校”诞生了,学校重视师徒制、家族延续的世袭教育与全民艺术的公共教育的融合

开设有陶艺、漆工艺、和纸等11个专业。将一流的工匠从作坊请到讲台,给每个学生配置制作台而非课桌,每节课80%内容为实操。招生没有年龄限制,既有刚刚高中毕业不满20岁的青年,也有60多岁退休来想学艺养性的社会人士,校方相信“想要学会,想要精通”的诉求比年龄和经验更重要

京都传统工艺大学校以职人工作装为校服

京都传统工艺大学校陶艺专科

此外,还有文星艺术大学、明星大学、武藏野美术大学、东京艺术大学、东京学艺大学、女子美术大学、东海大学、信乐高等学校等设有陶艺专业的艺术院校和各个县市立窑业、陶磁专科学校60多所,每个产瓷区一所以上,生源来自中学和社会,有学校考试、陶艺家推荐、个人训练等录取形式。

京都府立陶工高等技术专门学校

人间国宝(にんげんこくほう)是指根据日本文化财产保护法,由该国文部科学大臣指定的重要无形文化财产保持者的通称。法律上虽没有“人间国宝”语句,但通用于社会和网络,是对掌握了重要技艺、绝活儿人物的尊称,类似于中国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陶瓷艺术领域人间国宝总共35人,在世者11人,他们都专心陶事,深居简出,授权机构有权除名人间国宝,Gallery Japan网站收录了近800位知名陶艺家,包括在世人间国宝。从网站目录不难看出,日本国陶艺创作者数量仅次于织染

人间国宝 名录

最年轻的“人间国宝”,50岁的第14代今泉今门卫其代表作之一,雪花墨水彩大碗(不销售)

日本民众对陶瓷从业者的称谓很多,如匠人、民间艺人、职人、陶瓷艺人、陶艺家等,最常见的是职人和匠人,这也是对所有手艺人的统称。这一群体包括了传统手工艺人和现代陶作者,保守数量约60万之多

年龄层跨度大是一大特点,有家族代代继承的,也有半途学艺的,当然还有工艺学校、专科学校毕业生,从一二十岁到七八十岁,制瓷是他们一生的职业,一家几代十几代以制陶为生的不在少数,所谓XX烧几代目就是第几代传人的意思。

丹波和福冈朝仓郡的陶瓷职人

对于很多老人而言,陶瓷是他们一生的职业

对于陶瓷器的划分,日本匠人认为温度是最重要的鉴别方式,陶器800~1250℃,瓷器1200~1400℃,再次就是制作原料。

日本鲜有景德镇这样从业者密集,分工明细,体量庞大的制瓷中心,日本六个主要陶瓷产区:古贺市志贺烧、冈山县备前烧、丹波市丹波烧、福井县越前烧、濑户市濑户烧、常滑市常滑烧,被称为六甲窑。此外,还有我们熟知的美浓烧、九谷烧、益子烧、笠间烧、信乐烧、荻烧、清水烧、越前烧等。

兵库县丹波篠山市最古老的登窑

佐贺县唐津市三藤窑,属于一位女性作家

登窑(联排窑)是日本最常用也是存量最多的柴窑窑型

烧窑前祭拜窑神,连气窑都不例外

宫内厅御用染付(青花)荷口盘 佐贺县有田町

相比造型、装饰等外在工艺,日本匠人更注重功用性,讲求侘寂(侘び)之美,这是日本美学理念的重要组成,指的是朴素且安静的事物。源自小乘佛法中的三法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

古代日本人对中国文化的学习不遗余力,起初,日本战国时期著名茶人千利休在前人基础上创造了侘び茶,将内敛精神与茶道之美融合在一起,即麁(cū)相,意为上をそそうに、下を律仪に(外表粗糙,内在完美)。因此,日式茶器多拙朴且平和。

因丰臣秀吉持有过而被众人所知的三好粉引茶碗

黄粉引木瓜小钵,当代 工藤和彦

千利休等国民文化“网红”随处可见

47个都、道、府、县,近800个市中,一半以上有自己的公立陶艺馆、美术馆,重要窑口和陶瓷产区都建有博物馆,而家族窑口也设立家族博物馆和纪念馆。例如专为乐烧设立的京都乐库博物馆和乐美术馆。

乐美术馆

社会陶艺工作室、体验场所被称作陶艺教室。很多家长会选择把孩子送到陶艺教室学习,当然不是为了学艺傍身,而是希望孩子提高动手动脑能力,从小接受传统艺术熏陶。部分职场白领业余也会通过制陶来减压。

社会陶艺教室里的孩子

社会陶艺教室里的老年学习者

学校组织学生拜访传统陶瓷职人

陶瓷从业者数量巨大,陶艺代代传承,以及制造业者极致的工匠精神,孕育了世界上最知名的陶艺机械品牌Nidec(隶属日产Shimpo),虽然美国、德国同样科技发达,现代陶艺后来居上,但本国创作者对国产的信赖度远远高于进口

设备质量固然可靠,陶艺职人对设备的爱惜不亚于自己的伴侣。一台电窑可以用二三十之久,实在不能用了,更换炉丝就好了。不但有专门的陶艺设备维修师,一些职人还会培养自己的孩子从小修理机器。

日本电窑和拉坯机

日本制瓷世家的小孩从小就学着修理设备

大多日本陶瓷职人一生只做一类器物,做乐烧的不会做白瓷,做染付的不会做珐琅彩,做急须的不会做雕塑,不等于他们没有创意没有创新,只是终一生做一事的匠心使然。匠而不僵,匠而不犟。

当然,年轻一代创作者也会接受外来思想,不被条条框框束缚,但必须虚心地把传统技法技艺学到家,在传统之上再创新。他们之中很少有“网红”,因为真正的手艺人很少有时间面对镜头炫耀自己

有田烧 染锦松竹海 青花菊瓣七寸皿

梶原菊三郎(近代)

濑户烧 花器&马克杯 Tonkachi(当代)

既然是一种职业,必是赖以为生。去过日本的朋友知道,当地的陶瓷作品(产品)价格并不低,人间国宝的手作不是普通老百姓消费得起的,但从事几年已经形成自己风格的职人们的产品大多几千到几万日元一个不等。茶文化的延续,让乐烧等茶器价格居高不下,一个小小的茶盏动辄两三千人民币。

传统陶瓷作坊,产量较大

现代陶艺工作室(教室),作品独特

机场、景区、窑口常见的陶瓷店

日本陶瓷产业如此发达,与文化、经济不无关系。再有一点,地域狭小,物资相对贫乏,环保、可再生资源备受重视,所以日本的餐馆、酒店、家庭中所用的餐具大多是陶瓷和金属材质,一次性餐具难觅踪影。

就像一度在中国传得神乎其神的“煮饭仙人”村嶋孟,这位耄耋老人不过是大阪堺市银屋亭饭馆蒸了一辈子饭的老师傅,正如他自己说的,做能做的,做好能做的,就好了——真味只在淡,乐在一碗中

村嶋孟

艺术源自生活,或高于生活,最终服务于生活,本没有国界,日本陶艺受中国影响,而今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审美和制造体系,他们的职人敬畏手艺、尊重文化。

这一点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希望这类简单的分享,能帮助大家打开一扇了解日本陶艺的窗口,也期待中国创作者越来越好!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7-0115-5530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wdgxbk@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大数据库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