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学术成果

那岸的风景(二)

来源:《春风》1996年第1期

作者:王立纯

(接上文)

这话也并不太刺激,摊主就恼了,骂一声放屁,上来就要扯他的脖领子,冯修吾吓得不行,嘴上磨叨着细碎的小话,赶紧开溜,摊主却拾了一块西瓜皮从背后投过来,可可地就冲中了他的脊背,在衣服上溅出一朵肮脏的潮湿。他惊怯地回望一眼,旁观者都哈哈大笑,摊主也笑,十分得意。一个皮肤黑黄猢狲般的小子扯住他说,真鸡巴囊巴,你跟他干,他那个烧鸡德性,一巴掌让他满地找牙!但是冯修吾生怕有辱斯文,挣开了他,很快就隐入了人群深处,也不知是怎么搞的,膀胱一带很是吃紧,身上竟然发抖了。进了厕所他还惊魂未定,心想,现在的人可真野性,还象模象样摆摊干什么?干脆拎棒子截道去算了。

走过一片小树林,见一个个小帐篷支在草地上,透出一股神秘而温馨的气息。冯修吾听人说过,这种小帐篷什么人都住,有新婚夫妇,有甜蜜恋人,也有苟合男女,被人称做雷区,象他这样的孤身男人,是不好贸然涉险的。他朝那片色彩鲜艳的隆起叹了口气,转身走开了,走开后他又觉得叹气没名堂,是羡慕还是嫉妒?好象都有,又好象都不是。

这时走过来一个浓妆女子,嗲声嗲气地一声大哥,然后就忸怩者揉一方手帕,做出一副生涩的媚态来,一看她的眼睛,冯修香就明白她是干什么的了。他心里一阵砰砰乱跳,看看四外,游人都相距甚远,没有留意他们这个方向。女人不算漂亮,但比较年轻,嘴唇画得嫣红如霞,也算有几分动人。冯修吾突然觉得血压出了毛病,眼前进出一片纷乱的金星。他想起当年在山里插队,有一次遭遇了一只花狸子,就产生过类似感觉。他是吃不准彼此的实力,又想这件它又怕被咬着,低在那儿不敢擅动。女人说了一个价钱,冯修吾这才缓过劲儿来,他觉得受了侮辱,愤恕地叱咤了一声迈步向人多的地方走去。走了几步又回头看看,发现那猢狲般的小子正和那女人站在一处鬼笑.他就知道,他们是串通好了戏弄他的。他狠狠瞪了他们一眼,那小子说,他是骟过的,没蛋!

冯修吾就觉得窝囊。他输给了一个瘪三,又输给了一个马子,无论如何,这很丢脸。他到底怕他们什么?他们又不是关头儿,无微不至地关怀你也无微不至地管着你,他根本就用不着怕他们。过去人说无私才能无畏,现在可好,倒成了无耻才能无畏了。他骂了一句,象骂别人又象骂自己。来到一个小吃摊前,也不叫菜,就要了一瓶冰镇啤酒,站在那儿咕咚咕咚灌下去,很灵,满腔的火气一下子就消了,打过两个饱嗝,竟飘飘忽忽的,生出一股很锐利的勇气。码着来路往回走,老远的就看到那女人还在树下逡巡,于是就高喊一声,马子同志,你过来,咱们侃侃价!那女人有些迟疑,作骚首踟蹰状。他又吆喝一声,你别怕,我也不是什么好人,我是个逃犯!那女人一听.撒丫子就跑,把双高跟皮鞋也跑掉了,不得不拾起来拿在手上。冯修吾对着那狼狈逃审的背影哈哈大笑,很有些道高一丈的自豪。他想,一 个四十岁的男人做为逃犯也未免老了点,这是骗不了人的,况且他的目光那么驯良,即使高高大大,也是一只食草动物,只骆驼或长颈鹿。这一回台他胜在气势上,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

冯修吾恢复了自信,就重新朝人多的地方走去,江畔的空间显得太小了,或者说消闲的人太多了,人和人有点儿摩肩擦臂。江那岸是一座小岛,似乎还被写进歌里唱来唱去的,他却认为人工的痕迹太多,不足以给人悠然的心境。冯修吾望着江面上来来去去的船只和浮动的人头,忽然想起他是会游泳的,只是多年不游,有些荒疏了,以四十岁的年龄和体力,未必能游过浩荡的江面去。有一只皮球滚到他身边来,他伸出一只脚挡住,一个追逐而来的男孩很礼貌地对他说了一声,谢谢叔叔!他觉得有种暖洋洋的滋味在身上洋溢开来,于是伸手摸了摸孩子的头发。

忽然人群发生了一阵骚动,有人高喊抓小偷,冯修吾展眼看去,就见纷乱的人群里跑出来一个女的,跑得很是疯张。冯修吾就觉得奇怪。这么多人,怎么就没有一个见义勇为者?也来不及多想,三步两步冲上去,一把将那女的捉住。女人朝他歇牙跑哮了一下,说你放开我,你这个混蛋!冯修吾咻咻地喘着,也不敢搂得过于磁实,只是抓紧了她连衣裙上的一根带子,说你横也是白横,你就是拿着刀子,我也不怕,人家年纪轻轻就有为国捐躯的,我活了四十多岁,算是赚了!这时候人们就围上来,听说是抓住了小偷,也不知道哪个是捉的哪个是被捉的,吵吵嚷嚷的就簇拥着往派出所送。

一进屋,那女的就哭了。冯修吾说,哭也晚了,不过,知错就改还是好同志!女人哭着哭着又笑了,说你立功的心也太切了,你看我象小偷么?你把真正的小偷放走了,却把失主给逮住了,你帮了倒忙!冯修吾就傻在那里,懵懂了半天,突然一擂自己的脑袋懊丧得如同进错了厕所,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看东西都花花搭搭的。这时候警察过来了,警察还是很有经验的,围着他转了一圈,眼睛鹰隼似的看他,还用鼻子嗅嗅,很快就甄别出他不是小偷,也不是小偷的同伙,只是一个久坐办公室的呆子。冯修吾就觉得奇怪,说你怎么知道?警察笑笑说,这又不用多么高明的侦察手段,一看就知道。你皮肤是那种长期不见阳光的苍白,中指上有一块握笔磨出来的茧子,屁股旦扁平形,就这三条,还不足以说明问题么?冯修吾就赧颜地低了头,喃喃地说,你这个同志真有意思,又不是买小鸡小鸭,看屁股干什么?(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

发表留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7-0115-5530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wdgxbk@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大数据库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