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学术成果

核心价值观的中国传统文化内涵考源(十四)

来源:《一带一路》国学文化翠峰山论坛文集

作者:方铭

(接上文)

《论语•为政》孔子说:“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论语•颜渊》载子张问政,孔子说:“居之无倦,行之以忠。”季康子问政,孔子说:“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论语•子路》载子路问政,孔子说:“先之,劳之。”请益,孔子说:“无倦。”孔子认为,领导人的敬业,就是要做到两点:第一,先天下之忧而忧,吃苦在前;第二,坚持不懈地实践吃苦在前的原则。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有《保训》一篇,是周文王病重后告诫周武王的政治嘱托,其核心内容,一是要武王学习虞舜的身体力行,率先垂范,不违背百姓的意愿;二是要学习舜和商汤五世祖上甲微的谨慎不懈。而这两条,与孔子之言“先之劳之”和“无倦”完全契合。

《史记•周本纪》载后稷儿时以种植麻、菽为游戏,而且对种植业颇有心得,“麻、菽美”。及为成人,“遂好耕农,相地之宜,宜教者稼稿焉,民皆法则之”。后稷是一个敬业的农民,更是一位敬业的管理农业生产的农官。《国语•周语一》载后稷之子不窑失官后,自窜于戎、狄之间,“不敢怠业”,朝夕恪勤,守以教笃,奉以忠信”。周文王、周武王则“勤恤民隐而除其害”。史载周文王为了国务,“日中昃不暇食”。而周公为了迎接贤人来访,食不及下咽,吐脯于手,握迎宾客。曹操作诗说:“周公吐脯,天下归心。”就是赞扬 周公的敬业精神。

《史记•殷本纪》载夏桀无道,“为虐政淫荒”,商汤说:“夏氏有罪,予畏上帝,不敢不正。《史记•周本纪》载商纣王造炮烙之刑虐民,周文王“乃献洛西之地,以请纣去炮烙之刑”。周武王见商纣王无道已盛,说:“股有重罪,不可以不毕伐。”商汤、周文王、周武王不忍见百姓受夏桀和商纣王的迫害,兴竿而起,讨伐暴君,解民于倒悬,从道不从君,也是大臣敬业的题中之意。

《史记•殷本纪》载,商汤之子帝太甲既立三年,“不明,暴虐,不遵汤法,乱德”,《史记•周本纪》载,周成王年少,周公摄政七年,及成王长,“周公反政成王,北面就群臣之位”,并不断告诚成王“能保施小民,不侮鳔寡”,如“延程服佚,不顾天及民之从也。其民皆可诛”。

《礼记•秦伯》引孔子高足曾子说:“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临大节而不可夺也,君子人与?君子人也!”又说“土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已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商汤、伊尹、周文王、周武玉、周公以天下为已任,除暴安良,同时又不谋私利,受君之托,忠君之事,教育嗣君,不避灾难,正体现了敬业的精神。

《晏子春秋•内篇问上》载晏婴说君臣之道:“土逢有道之君,则顺其令;逢无道之君,则争其不义。故君者择臣而使之,臣虽贱,亦得择君而事之。”《史记•管晏列传》说晏婴“既相齐,食不重肉,妾不衣帛。其在朝,君语及之,即危言;语不及之,即危行。国有道,即顺命;无道,即衡命”。晏婴始终不忘宰相的责任,兢兢业业,鞠躬尽瘁,也是敬业。

无论什么职业,敬业都不仅仅是以勤奋为唯一评价标准,而是要求过程的勤奋与目标与结果的正当联系在一起。孔子要求领导人“敬事而信”之外,还要“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就是说好大喜功铺张浪费的“折腾”并不是敬业。《论语•雍也》孔子说“博施于民而能济众”,《论语•宪问》孔子说“修已以安人”,“修己以安百姓”。一切敬业也都需要用“济众”的标准来衡量,不能“安人”,不能“安百姓”就是乱作为。因此,有些时候,“无为”也是一种敬业的态度。《论语•卫灵公》孔子说:“无为而治者,其舜也与?夫何为哉?恭己正南面而已矣。”《史记•曹相国世家》载,曹参为齐丞相,“向所以安集百姓”,及代萧何为汉相国,“举事无所变更”, 选择“重厚长者”为丞相史,不用“言文刻深,欲务声名者”,“见人之有细过。专拖匠观落之”。并对汉惠帝说: “法令既明,今陛下垂拱,参等守职,遵而勿失,不亦可平?”曹参追求法治基础上的无为,对我们理解“敬业”的丰高性,无疑有启示意义。

十一、诚信释义

《说文解字•言部》说:“信,诚也。从人从言,会意。”又说: “成,信也。从言成声。”《尔雅•释诂》说:“诚,信也。”《白虎通•情性》说:“信者,诚也。专一不移也。”诚信即真诚、诚实、守信。《礼记•中庸》说:“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孟子•离娄•上》说:“是故诚者,天之道也。思诚者,人之道也。”诚是天道的特点,而人道以追求诚为目标。

虽然诚、信二字可以互训,不过“诚”的语义侧重点在真诚、诚实,立足于心正与心诚。朱子语类》卷六《性理三》说:“以其实有,故谓之诚。”这足诚实。贾谊《新书•道术》说:“志操精果谓之诚,反诚为殆。”志操精果即志操诚信,精即诚,果即信。“信”的语义侧重点则更多强调实践承诺,即注重言与行的统一,其含义则包含有诚实、守信、信任等。《墨子•经上》说:“信,言合于意也。”这是诚实。贾谊《新书•道术》日:“期果言当谓之信,反信为慢。”扬雄《法言•重黎》载,或问信,扬雄回到说:“不食其言。”这是守信。《国语•晋语二》说: “定身以行事谓之信。”定身即安身。《礼记•经解》日:“民不求其所欲而得之谓之信。”是说领导人急民所急,想民所想,人民不需要刻意追逐,即可得到他们所需要的。这是信任。

《周易•系辞上》说,“人之所助者,信也”,“不言而信,存乎德行”。《周易•乾卦传》说:“君子进德修业。忠信,所以进德也:修辞立其诚,所以居业也。”君子进德修业,离不开“诚”“信”二字。《周易•坎卦•彖传》说:“行险而不失其信。”即处险境也不能背离诚信。《周易•杂卦》说:《中孚》,信也。”《中孚》是专门讨论信的卦。《周易•序卦》说:“节而信之,故受之以《中孚》。”《中孚卦•彖传》日:“孚乃化邦也。豚鱼吉,信及豚鱼也。……乎以利贞,乃应乎天也。”孚即信,信可教化邦国。信以利正,是应乎天道的。

《孟子•离娄上》说:“居下位而不获于上,民不可得而治也。获于上有道,不信于友,弗获于上矣。信于友有道,事亲弗悦,弗信于友矣。悦亲有道,反身不诚,不悦于亲矣。诚身有道,不明乎善,不诚其身矣。……至诚而不动者,未之有也。不诚,未有能动者也。”《礼记•中庸》也有相同的表述,又说:“唯天下至诚,为能经纶天下之大经,立天下之大本,知天地之化育。”诚信是一切人与人、国家与人民、国家与国家相处的基本底线。《论语•子张》载孔子之言“言忠信,行笃敬,虽蛮貊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笃敬,虽州里行乎哉”,笃即诚,即诚实。一个社会只有建立在诚信的基础上,才可能产生人与人、国与民、国与国之间的交流和合作。(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

发表留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7-0115-5530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wdgxbk@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大数据库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