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学术成果

东山转灯踩道初探及其“八爷灭蝗”崇拜原型考略(四)

来源:《一带一路》国学文化翠峰山论坛文集

作者:冰鼎

(接上文)

三、梵严院“八爷”与灭蝗与转灯踩道的历史渊源

梵严院,俗称“八爷寺”“八爷庙” ,位于小塔蛇山(又称塔陀山)的中部,占地100多平方米,分上下两院,共有大小塑像50余尊,彩绘二十余壁共计200多平方米,石碑四通,钟鼓各一,法器等若干。寺院背靠五峰山(俗称尖山子,又名五行山、晚霞山),右傍白象岭,左依青狮崖,气势雄伟。梵严院起于何时,据寺中《永垂不朽碑》记载,创自唐代。碑文如下:”重修西固东乡塔蛇山梵严院序:伏以X天地无私,恩育万物。X神佛有感,普济群生X如,我梵严院相传创自唐代,其由来久矣。上建正殿五楹,中奉X三大古佛、X十八罗汉,左供X接引菩萨、八海龙君,下列东西两廊X关圣、X灵官、X普净、X地藏王、X马牛二王X、三宵圣母,在马前X有韦陀护法,钟鼓二楼。山门内有啃哈二将之像,外X有山神土地之祠。夫是院也,后依龙山,恰是佛国前对南岭,宛若洞天。左有尖山神水,冬呈翠柏,暑结寒冰,右有青狮白象。各踞地势耸起文峰,真所谓山明水秀,地杰神灵也。士商来朝,感通捷于影乡,农工祈祷,应验速若呼吸,果乃诸佛之祖,众龙之尊,为万民之福神也。但年历久远,风雨飘摇,墙颓瓦解,殿宇坍塌,莫此为甚,若不从事补茸,神像将何以所托。丁兹国际风云日形紧迫,倭寇侵扰,国难方殷之际,款税之繁重,人民之精力已疲敝不堪矣,且又征抽壮丁服应工役,村落萧条,民不聊生,诚浩劫也。奚暇顾理神工乎,然天地有好生之德,神生有济难之术,方今大难空前,或由圣行不彰,神工不举。有致之耶,是以本方众议,重修梵严院寺籍,以祈国泰以民安物阜而年丰也。顾工程浩大,非一方之力所能成,举爱立缘薄,募化十方,惟望善男信女、君子仁人,慨解义囊,乐舆捐助,庶几聚沙为塔,集腋成裘,将见庙貌重修,得观厥成,不惟神灵默喜,广锡百福,兹施财诸君子之功德,亦以之永垂不泯矣,是为序。西固县督学王玺敬撰并书、西固县三拾元。前清库生房呈祥丹青、文县林永奎。首事人:李生香、房成祥、韩二月成。阴阳:罗四维、韩敬德、韩忠玉、虎永祥。功德王:罗玉明、韩敬德、韩忠玉、虎永祥。木匠:刘永泰、房朝来。中华民国三十年岁次辛已仲春浣谷旦” 梵严院《永垂不朽》碑刊立于中华民国三十年(1941年),位于舟曲县东山乡石家山村芋下自然村梵严院内,碑身立于寺院东廊墙壁内保存。石碑为当地青石,高189厘米,宽73厘米,均为楷书,竖字18行,主要记述了重修西固东乡塔蛇山梵严院的经过。该碑为研究中华抗日战争期间舟曲县社会及人文境况提供了史料。该碑因年代较久,部分字迹风化剥落,碑额部已缺损丢失,仅存碑身残体,整体保存状况较差。

从该碑中我们得知“梵严院相传创自唐代,其由来久矣”。既始于唐朝,那么又是唐朝的哪一段历史时期呢?翻阅《舟曲县志》等典籍,只片言语记载舟曲在唐高祖元年(618)为怀道县、怀道郡(治所在怀道县,也即今舟曲峰迭镇)。至唐肃宗上元二年(761),因“安史之乱”爆发,唐朝在西北的兵力尽东撤讨伐,吐蕃乘乱深入河西、陇右。是年八月,吐蕃占领合川、怀道、武都等郡,尽取陇右之地。县志中载有“塔陀山梵严院,唐建,弓子石石家山西北。”但没有关于蝗虫灾害的蛛丝马迹。只能另辟蹊径,后来根据我对东山转灯踩道节多年的田野调查,以及对《“八爷”灭蝗传说》民间文学的整理,再结合《新唐书•姚崇传》《宋史•赵德芳传》等几方面的比较,初步认为东山转灯踩道节俗渊源于唐开元四年后,迄今1300多年。

1.《“八爷”灭蝗的传说》之一:相传东山湾里村有一 著名术士名唤杨德,此人法术高强,颇通风水阴阳。有次出门行艺,正要抽烟却发现没带火,四下一看,周围连个人影儿都没有,正感失望时忽然眼前一亮,前面不远处不就是梵严院吗,不觉心中一喜,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寺门前,然后恭恭敬敬磕了几个头说:“八爷老儿家, 能不能借个火?”八爷倒也大方,略施法术,便将香火从门缝里给吹了出来,杨先生点了烟倒也高兴。后来杨先生陪八爷至阶州(今武都一带)与诸神斗法,不但解了阶州的旱灾,还为八爷赢得了玉石法身。从那以后,这杨先生自恃有功,便渐渐托大起来,每逢出门行艺途经梵严院,也不磕头,也不作揖,“老儿家” 也不叫了,装上烟斗便大喊:“八哥, 借个火!”如此三番四次,八爷心中也颇有气,因碍于身份只是作法警告了几次,不想反而惹恼了杨先生,之后经过时连八哥也省了,径直冲进老爷殿,卸下供桌上的香板子就点起烟来,八爷大怒,便有心给他点厉害瞧瞧。这杨先生却也谨慎,再加法力高强,防范甚严,时竟难以得手。确说这杨先生不知是祖上积德、还是手段高明,家里倒也殷实,有百十亩田地,数十户佃户,但每至秋收时节,总感觉人手不足,忙不过来。这一年又到收麦子的时候了,便组织佃农们收割。忽一日太阳渐渐西斜,眼看着金灿灿的小麦还有好大一片没收完,心里却也着急。怎么办呢,思来想去,觉得那是因为太阳落山大早,天气大短,致使佣人不能长时间干活,导致好多麦子烂在地里,于是搓了一根麻绳, 把一头抓在手里,另一头丢向太阳,并作法将太阳绑住,就这样太阳在那个位子足足被绑了八九个小时,麦子终于收割完了,实际上却已到了后半夜。第二天太阳一出来黯淡无光,据说是因为昨晚没休息好的缘故。之后也没出啥事儿,这一年总算就这样过去了。第二年杨德用同样的方法收割麦子,待麦子快要收完忽然发现地里有大量的麦穗,感觉不拾的话很是可惜,于是让佣人门检抬,由于面积大,麦穗多,再加上佣人们干的时间太长了,都累的干不动了,这么多麦穗哪里捡得过来。说来也巧,这一天恰逢当地庙会,附近老爷的御轿都被请了来,杨先生一看心里便有了主意,于是作法,嘴里念念有词,只听他大喊一声:“谁个老爷不下轿!”说来也怪,那些泥塑的、木雕的、石头的、铜铸的神像却一个个从轿子里跳了出来整整齐齐站了两排!只听得杨先生又喊一声:“谁个老爷不拾麦穗!”老爷们虽然面有温色,却也不敢怠慢,一个个弯腰屈背检拾麦穗。不一会儿就检完了,偌大一片地一根都没落下。 杨先生一看,呵,好家伙,这神干活就是跟人干活不一样,便又心生一计,于是忙召集佣人犁地。好几对牛不一会儿便耕了一、大片,只是地里的土疙瘩跟背篼一样大, 又硬又扑,锼头脑跟打在上面震得虎口只发麻,着实让人望而生畏。只听杨先生又喊一声:“谁个老爷不打土疙瘩!”老爷们个个面露怒色,手头工具却也齐全,一个个在尘土中打地。这场面,不知道是该用壮观来形容呢还是该用诡异来总结,反正人人都感觉惴惴不安,后心凉飕飕的冒着一股冷气。那杨先生果然是艺高人胆大,之后还是没发生什么事儿。时隔不久,宕昌一带大旱,请各地老爷前往谢家坝祈雨,因杨先生有要事脱不开身,便派他儿子随八爷前往。到了谢家坝,只见附近老爷的御轿排了两行,少年人年少轻狂,玩心顿起,便作法让老爷们下轿拾草打土块,玩了一阵,他觉得也差不多了,该让老爷上轿了,不料他只学了让老爷下轿的法却不知道让老爷上轿的诀,这下没辙了,只能傻傻地看老爷们拾草打土块却无法可施,心里那叫一个急啊。时间一大,天上日头昏暗无光,杨先生在家一看知道儿子惹祸了,忙作法风驰至谢家坝,一边请老爷上轿一边打发儿子回家,并嘱咐儿子路上不可喝水。

儿子听了老爸嘱托,便一个劲儿往家赶,怎奈骄阳似火,烈日炎炎,到得中牌刘家,焦渴难耐,嗓子只似要冒烟,见路边有一眼清泉,涓涓细流缓缓流出,也顾不得那许多了,俯下身猛喝了几口,初觉甘爽,行不得几步却觉腹部疼痛难忍,犹如万箭穿心,到家没几日便不治而亡。原来众神被他戏弄,再加上杨先生以前对老爷的种种不敬,他前脚刚走,老爷们便作法随后追杀,只因杨先生法力高强,无从下手,才一路追到刘家。知他焦渴难耐定要喝水,早将宝剑化作游丝放在沿途水里,只等他喝下去以雪前耻。(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

发表留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7-0115-5530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wdgxbk@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大数据库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