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第16届中国西部研学旅行博览会

您的位置 首页 学术成果

玄奘长安至瓜州与沿途僧俗所结的佛教因缘摭谈(二)

来源:《一带一路》国学文化翠峰山论坛文集

作者:张旭东

(接上文)

二、玄奘与瓜州僧俗所结的佛教因缘

贞观元年(627),玄奘法师正式向朝廷上表,要求到印度(即古天竺)去求法,但是朝廷没有批准。他人都断绝了其念,只有玄奘仍矢志不渝,悄悄地学习梵语,为西去求法做准备。玄芙数次上表西行未获允准,遂于贞观三年随就食之饥民西行,违禁出关。“时有秦州僧孝达,在京学涅繁经,功毕还乡,遂与俱去”。玄奘就趁此机会混在饥民之中,踏上了西行取经之路。“至秦州停一宿。逢兰州伴,又随去至兰州。一宿,遇凉州人送官马归,又随去至彼”。很快到达了西陲边防重镇凉州(今甘肃武威)。

时国政尚新,疆场未远,禁约百姓不许出蕃。时李大亮为凉州都督,既奉严敕,防禁特切。有人报亮云:“有僧从长安来, 欲向西国,不知何意”。 亮惧,追法师问来由。法师报云。“欲西求法”。亮闻之,逼还京。

玄奘偷渡,他每到一个关卡都心惊胆战,怕被捉住,遣送回长安。在凉州,官府发现了玄奘西行求法的意向,迫令他立即东还长安。

彼有惠威法师,河西之领袖,神悟聪哲,既重法师辞理,复闻求法之志,深生随喜,密遣二弟子,一日惠琳、二日道整,窃送向西。自是不敢公出,乃昼伏夜行遂至瓜州。

玄奘在凉州法师惠威和弟子惠琳、道整的帮助下,迅速逃离凉州,昼伏夜行,风餐露宿,秘密到达瓜州(今锁阳城),正准 备出境后先到伊吾国(新疆哈密一带) ,凉州方面缉拿他的公文已经到达瓜州。

时刺史独孤达闻法师至,甚欢喜,供事殷厚。法师因访西路。或有报云:从此北行五十余里,有瓠芦河下广上狭,洄波甚急,深不可渡。上置玉门关,路必由之,即西境之襟喉也。关外西北又有五烽,候望者居之,各相去百里。中无水草。五烽之外即莫贺延碛,伊吾国境。闻之愁愦,所乘之马又死,不知计出,沉默经月余日。

未发之间,凉州访牒又至,云:“有僧字玄奘,欲入西蕃,所在州县宜严候捉。州吏李昌,崇信之士,心疑法师,遂密将牒呈云:“师不是此?。法师迟疑未报。昌曰:“师须实语, 必是,弟子为图之”。法师乃具实而答。昌闻,深赞希有,曰:“师实能尔者, 为师毁却文书”。即于前裂坏之。仍云。师须早去。

幸亏瓜州州史李昌信奉佛教,当着玄奘的面撕毁了捉拿他的文书,催他赶快离开瓜州。此时有个叫槃陀的胡人前来礼佛请求受戒,玄奘为他授了五戒。槃陀很高兴,得知玄奘要西行求法,他表示愿意引路,帮助玄奘偷越玉门关烽火台。翌日,石槃陀引一位骑着老红马的胡人老叟前来,老者劝玄奘说,瓜州这条道路异常凶险,困难重重,不少成群结队的旅人都因迷失方向而丧生,你单身一人凶多吉少。 玄奘坚定地对曰:

“贫僧为求大法,发趣西方,若不至婆罗门国(即印度),终不东归。纵死途中,非所悔也。

表达了他不到天竺国,是决不会往回走一步,纵使死在路途中,也无一点后悔决心。 老叟无法劝阻,便把自己骑的老红马送给玄奘,言这匹老马脚力矫健且识途,曾经往返奠贺延碛好多次,对玄奘西行定有裨益。

自是益增忧惘。所从二小僧,道整先向敦煌。唯惠琳在,知其不堪远涉,亦放还。遂贸易得马一匹。但苦无人相引。即于所停寺弥勒像前启请,愿得一人相引渡关。 其夜,寺有胡僧达摩梦法师坐一莲华向西而去。达摩私怪,旦而来白。法师心喜为得行之征,然语达摩云:“梦为虚妄,何足涉言。”更入道场礼请,俄有一胡人来入礼佛,逐法师行二三匝。问其姓名,云姓石字槃陀。此胡即请受戒,乃为授五戒。胡甚喜,辞还。少时赍饼果更来。法师见其明健,貌又恭肃,遂告行意。胡人许诺言,送师过五烽。法师大喜。乃更贸衣资为买马而期焉。明日日欲下,遂入草间,须臾彼胡更与一胡老翁乘一瘦老赤马, 相逐而至,法师心不怿。少胡曰:“此翁极谙西路,来去伊吾三十余返,故共俱来,望有平章耳”。胡公因说西路险恶,沙河阻远,鬼魅热风,遇无免者。徒侣众多,犹数迷失,况师单独,如何可行?愿自料量,勿轻身命。法师报曰:“ 贫道为求大法,发趣西方,若不至婆罗门国,终不东归。纵死中途,非所悔也。”胡翁曰:“师必去, 可乘我马。此马往返伊吾已十五度,健而知道。师马少,不堪远涉”。法师乃窃念,在长安将发志西方日,有术人何弘达者,诵咒占观,多有所中。法师令占行事。达曰:“师得去。去状似乘一老赤瘦马, 漆鞍桥前有铁。”既睹胡人所乘马瘦赤,鞍漆有铁与何言合,心以为当,遂换马。胡翁欢喜,礼敬而别。

玄奘听后非常诧异,因其在长安西行前夕,有一占卜高人,预测他西行将要得到一匹老瘦的红马,想不到却发生在瓜州。玄奘见老年胡人送来的马与预测得完全致, 他便与老胡人交换了马匹,玄奘和带路的胡人檠陀半夜绕过玉门关偷渡疏勒河。

于是装束,与少胡夜发。三更许到河,遥见玉关。去关上流十里许,两岸可阔丈余。旁有胡椒树丛。胡乃斩木为桥,布草填沙,驱马而过。法师既渡而喜,因解驾停憩。与胡人相去可五十余步,各下褥而眠。少时胡人乃拔刀而起,徐向法师。未到十步许又回,不知何意。疑有异心。即起诵经,念观音菩萨。胡人见已,还卧遂眠。天欲明,法师唤令起。取水盥漱,解斋讫欲发,胡人曰:弟子将前途险远,又无水草,唯五烽下有水,必须夜到偷水而过,但一处被觉即是死人。不如归还,用为安隐。”法师确然不回。乃俯仰而进,露刃张弓命法师前行。法师不肯居前,胡人自行数里而住,日:弟子不能去。 家累既大。而王法不可干也。”法师知其意,遂任还。胡人曰:“师必不达。 如被擒捉,相引奈何”。法师报曰:“纵使 切割此身如微尘者,终不相引。”为陈重誓,其意乃止。与马一匹, 劳谢而别。自是孑然孤游沙漠矣。唯望骨聚马粪等渐进。项间忽有军众数百队满沙碛间,乍行乍息。皆裘毼驼马之像及旌旗槊纛之形,易貌移质倏忽千变遥瞻极著,渐近而微。法师初睹,谓为贼众;渐近见灭乃知妖鬼。又闻空中声言。“ 勿怖,勿怖。”由此稍安。

此地沿途设立烽燧,戍卒日夜巡逻守把守,严防出境之人,要见被捉,性命难保,石槃陀胆怯后悔起来,企图杀死玄奘,保全自己。夜半他蹑手蹑脚拔刀相向,玄奘知他起了异心,立即起身端坐,默念佛经。石槃陀迟疑不决,最终未敢下手,向玄奘道出他的苦衷,玄奘做出“即便教官在规利,也不会供出他的保证之后,安英问意他返回,玄莫骑老红马独自铺着一堆维白骨和马粪的踪迹前进。行八十多里,终于到了第一烽。玄奘在天色渐暗时拿水囊到烽台附近取水,被守军发现,一支箭呼啸而来,几乎丧命, 不得已他大声喊道:别放箭,我是从京城来的和尚。

守兵就带他去见校尉王样,当王祥得知他就是被通缉遭返的玄奖时,十分钦佩玄英西行求法的勇气和胆识。王祥没有为难他,留他住了一夜,赠送了一些饮水和干粮, 亲自送他通过第二、第三烽直接去第四烽,第四烽校厨王伯陇其本家,心怀善念,善之心,其一定会帮助玄奘。到了第四烽,王伯陇很高兴地款待了他,送给玄奖盛满水的大皮囊和马,指引他抄小路直接越过第五个烽西行。(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

发表留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7-0115-5530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wdgxbk@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大数据库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