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经部文献

《春秋榖梁传》

《春秋榖梁传》,又作《谷梁传》《谷梁春秋》《春秋谷梁传》,是战国谷梁赤撰的儒家著作,与《左传》《公羊传》同为解说《春秋》的三传之一。根据《汉书·艺文志》的记载,《谷梁》一书原有经文十一卷,传文十一卷,各为单行。文章起于鲁隐公元年(公元前722年),终于鲁哀公十四年(公元前481年)。其强调必须尊重君王的权威,但不限制王权;君臣各有职分,各有行为准则;主张必须严格对待贵贱尊卑之别,同时希望君王要注意自己的行为。但其对政治更迭、社会变动较为排斥。

主要内容:

由于《春秋》言辞隐晦,表述过于简约,给后人学习带来诸多不便,为了更好地表现《春秋》经文的内容大义,很多学者为其著文诠释,以补原书之不足,《谷梁传》则是其中之一,以语录体和对话文体为主,用这种方式来注解《春秋》。本书记载了春秋时期的重大史事,上起鲁隐公元年,下至鲁哀公14年,凡242年间的政治、军事、外交、祭曲、灾异等事。

主要思想: 

《谷梁传》着重宣扬儒家思想,尊王思想,礼乐教化和仁德之治,务礼义教化和宗法情谊,为缓和统治集团的内部矛盾,稳定封建统治的长远利益服务,因而也受到统治阶级的极大重视,也是研究秦汉间及西汉初年儒家思想的重要资料。

代表性主要名句:  

《春秋》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春秋》贵义而不贵惠,信道而不信邪。——《榖梁传·隐公元年》

《春秋》之义,信以传信,疑以传疑。——《榖梁传·桓公五年》

宋人以齐人、蔡人、卫人、陈人伐郑。以者,不以者也。民者,君之本也。使人以其死,非正也。——《榖梁传·桓公十四年》

故虽为天子,必有尊也。贵为诸侯,必有长也。故天子朝日,诸侯朝朔。——《榖梁传·庄公十八年》

不正罢民三时(即疲),虞山林薮泽之利。且财尽则怨,力尽则怼。君子危之,故谨而志之也。……鲁外无诸侯之变,内无国事,一年罢民三时,虞山林薮泽之利,恶内也。——《榖梁传·庄公三十一年》

盟者,不相信也,故谨信也。——《榖梁传·僖公五年》

庚申,晋弑其君州蒲。称国以弑其君,君恶甚焉。——《榖梁传·成公十八年》

昭公出奔,民如释重负。——《榖梁传·昭公二十九年》

代表性典出成语: 

衣裳之会

“衣裳之会十有一,未尝有歃血之盟也,信厚也。”——《榖梁传·庄公二十七年》

不期而遇

“不期而会曰遇。”——《榖梁传·隐公八年》

处心积虑

“何甚乎郑伯?甚郑伯之处心积虑成于杀也。”——《榖梁传·隐公元年》

德厚流光

“天子七庙,诸侯五,大夫三,士二,故德厚者流光,德薄者流卑。”——《榖梁传·僖公十五年》

丰年补败

 “古者税什一,丰年补败,不外求而上下足也。”——《榖梁传·庄公二十八年》

鼓噪而起

“两君就坛,两君相揖,齐人鼓噪而起,欲以执鲁君。”——《榖梁传·定公十年》

讳莫如深

“讳莫如深,深则隐。苟有所见,莫如深也。”——《榖梁传·庄公三十二年》

史学价值:

《谷梁传》起自鲁隐公元年,止于哀公十四年。二传用问答体,逐字或逐层解释《春秋》,是历史文献注释的一种形式。通行的注本,《谷梁传》有晋范宁《春秋谷梁传集解》。《谷梁传》解释《春秋》的用辞和文法,体现出一种准确、凝炼的文风。例如,《谷梁传》庄公七年,对经文“夏四月辛卯,昔,恒星不见”,有细致的解释,反映了中国史学史上的好传统。在史实记载上,《谷梁传》远不及《左传》丰富,但也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是反映春秋时期社会情况的宝贵史料,与《左传》相互补充的史实也有很多。

《谷梁传》对于史学发展的意义,更重要的是在历史思想方面产生的影响。《谷梁传》主张“著以传著,疑以传疑”,指出史家应遵从忠实记载史实的原则,并能够将这一原则贯彻到自己的著作之中。

后世影响

《春秋谷梁传》是中国汉代经学派的经典之一。该书是研究战国至秦汉间儒家思想的重要资料。汉代以后,《公羊》和《谷梁》关注的人不是很多,只是到了晚清,谷梁学有过短暂的复苏。但在汉代,二传可都是立为博士官的显学,是用来“《春秋》决狱”的利器,能够流传两千年之久,其在思想上、语言上有不可抹煞的价值。尤其是是探讨汉代的学术思想史,就更是不能不了解《谷梁传》。

主要版本

汉代何休《十三经注疏》

唐人徐彦疏《春秋公羊传注疏》,

晋人范宁集解、唐人杨士勋疏《谷梁传注疏》,是清人十三经注疏中的一种,其内容是对《春秋》三传之一的《谷梁传》在吸取前人注疏成果基础上所作详细的补注补疏,网罗面广,内容翔实,考订精细,是研究《春秋》经与《谷梁传》的必读参考资料。

名家评书:

范宁:“凡传以通经为主,经以必当为理。夫至当无二,而三传殊说,庸得不弃其所滞,择善而从乎?既不俱当,则固容有失。若至言幽绝,择善靡从,庸得不并舍以求宗,据理以通经乎?虽我之所是,理未全当,安可以得当之难,而自绝于希通哉!而汉兴以来,瑰望硕儒,各信所习,是非纷错,准裁靡定。故有父子异同之论,石渠分争之说。废兴由于好恶,盛衰继之辩讷。斯盖非通方之至理,诚君子之所叹息也。《左氏》艳而富,其失也巫。《谷梁》清而婉,其失也短。《公羊》辩而裁,其失也俗。若能富而不巫,清而不短,裁而不俗,则深于其道者也。故君子之于《春秋》,没身而已矣。”

参考链接:

1. 毂梁传百度百科
2. 《谷梁传注疏》介绍及序
3. 出自谷梁传的成语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7-0115-5530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wdgxbk@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大数据库
返回顶部